淑女王冠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》每日微信摘要

暗戀你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事情

2020-12-8 16:24:42 來源:意林雜志 作者:四毛 點擊:1213

16歲的時候,他梳莫西干頭,喜歡看古惑仔,并像大哥陳浩南一樣,在學校收了一群小弟,很是有幾分威望。一個初冬的下午,他逃了課在校外游蕩,被隔壁技校的一群混混看到。他暗暗罵了一句臟話,心想,自己的兄弟正巧不在,今天怕是要見血了。

  可是沒有。就在混混們逐步逼近的時候,她騎著摩托車停在他的身邊,讓他上車。

  他回頭,看見穿白色棉衣的年輕女子對他笑說,大白天的,穿著校服,怎么不好好待在學校上課?

  她聲音輕柔,笑容明凈,初冬的陽光將她白皙的皮膚染上一層淡金。

  他覺得很奇怪,因為自己壓根不認識她。更奇怪的是,他鬼使神差地上了她的摩托車。

  再次見到她,是在一周后,彼時她站在講臺上,笑意盈盈地作為新班主任介紹自己——他所在的這個班,是學校里有名的老鼠窩,女生只知道化妝打扮,男生個個是學校里橫行的霸王,而他就是那只領頭羊。就在不久前,他領頭氣走了最后一個班主任,自此學校里再沒老師愿意來接這個燙手山芋。

  她剛進學校,人事不知,懵懵懂懂就被領導推進了火坑。

  可是對她,他卻做不出任何惡作劇了。他告訴自己,因為她曾經也算是救了一次自己,當大哥嘛,好歹也要講江湖義氣。

  沒想到,過了一陣,慫恿他做惡作劇的同學,便全體倒戈,偃旗息鼓了。

  因為,在一群古板枯燥的女老師中,只有她永遠掛著溫和的笑容;當全校都對他們班橫眉冷對不屑一顧時,她仍帶著全班氣勢雄壯地走過升旗臺,似乎把他們當成最大的驕傲;找她說話的學生哪怕成績再差,她都會用含笑的目光看向對方。她在課堂上講文學,那些古詩詞從她嘴里出來,如涓涓細流,溫柔婉轉,一群從不學習的孩子,個個如癡如醉地盯著她。

  他也一樣。

  但不同的是,他看向她的每一秒,都在期待她的目光,能落到自己身上。

  她像一股清新的晨風,吹散了這群公認差生的陰霾。女生們下課和她聊服裝和星座,男生們圍著她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,他一向能說會道,總是故意說些吊兒郎當的笑話,引得眾人哈哈大笑,當他看到她也被自己逗樂時,心里就會泛起一絲難以抑制的欣喜。她的名字里有個“雅”字,大家叫她雅姐。他也跟著喊,雅姐,雅姐,聲音總是最大的那個。

  有一天下午,他和班上的男生在操場上打籃球,突然聽到她叫了自己的名字,他一回頭,看見正從操場路過的她笑著對他說,籃球打得不錯,很帥噢。他瞬間覺得甜蜜漫過心尖。

  也是那段時間起,他看金庸小說,想的不再是什么蓋世英雄,劍影刀光。他看到小說里楊過感嘆,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,又望一眼講臺上的她,終于明白,如果楊過沒有遇到小龍女,那他永遠不會成為一個鐵骨柔情的真正的大俠。

  他真的收斂了很多,曠課、遲到、打架,統統成為過去,有那么幾分金盆洗手的意思。可是,和技校混混的仇怨不是一天兩天,收到對方的挑戰書時,他還是帶著一幫兄弟去迎戰了。在那種熱血的年紀,這叫作為男子漢的光榮而戰。

  沒想到對方這次是有備而來,他自己做掩護,讓兄弟逃跑,打完架,他帶著滿身的傷和血,不知道該去哪兒。

  他打了她的電話。


  她很快就來接他了,看到他的樣子,又震驚又擔憂。用摩托車載他去醫院的路上,她一句話也不說,他為了打破僵住的氣氛故意說些逗樂的話,倒視鏡中她的表情卻始終陰沉。他有點后悔自己破壞了她本該清閑的周末。

  她帶他去醫院上藥,醫生說額頭得縫兩針,最好還是檢查一下有沒有腦震蕩。她一聽,眼睛就紅了,用嚴肅的語氣教育他再怎么也不能去打架。

  縫針的時候,醫生偷偷地對他笑說,你看你姐姐多關心你,可別打架了,你看她都急哭了。

  她居然哭了,是為自己而哭。

  那一刻,他心里又甜蜜,又愧疚,又高興,又哀傷,說不出來是什么滋味。

  她的眼淚讓他堅信,自己在她心里有著凌駕于他人的地位。小龍女用了十六年,終于等到楊過來找她。而他希望她也能等他,高考結束,大學畢業,不會太久的,到時候他也一定會來找她。

  學校組辦校籃球賽,之前沒有哪個班主任有心情管這個,可她不僅鼓勵全班積極參加,讓他當隊長組一支籃球隊,自己帶著女生成立拉拉隊,他穿著球衣,在籃球場上身姿矯健,女生們不斷歡呼尖叫,齊聲喊著他的名字。她端坐在一群女生當中,安靜地微笑。每次打球的間隙,他都在人群中努力搜尋她的位置。他使出渾身解數,只是為了投一個漂亮的三分球,讓她看見。

  如果你也做過這樣的事,那你曾經一定也是一個青蔥少年。

  比賽那天,他們班奪得全校第一,所有人都在操場上扔東西,歡呼雀躍,大家都喊著“雅姐,雅姐”,激動地搶著和她擁抱。輪到他時,他極力忍住慌張,故作輕松地耍酷道,雅姐,剛才在球場上,我帥吧?

  她不語,笑著向他走近,主動張開雙臂擁抱他。

  她頭發上的香氣,像微風一樣輕輕掠過他的鼻尖。這個象征性的擁抱不超過三秒,可是此后他的心臟卻劇烈跳動了一整天。

  因為她,時間都變得輕巧悠揚。轉眼就到了高三,她找班上每一個人談話,輪到他時,她毫不吝嗇地夸他聰明有潛力,說自己最看好的就是他。

  于是,在做題奮斗時,他就把自己想成了冷兵器時代勇猛無畏的騎士,高考是最后一道險阻,她是城堡里被圍困的公主,只要跨過高考,他就能騎著汗血寶馬,前來找她。

  高三的寒假,他每天學習完后唯一的休閑,就是去她家附近四處游蕩。有那么幾次,他真的碰見了她,她看起來像是籠罩了一層幸福恬淡的柔光。

  直到那一天。

  她穿著白色棉衣,和第一次見到她時差不多的樣子,手臂挽著一個男人,男人推著推車,她時而把頭搭在男人的肩上撒嬌,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,而不再是平日里的親切大姐姐的模樣。你人生中,是什么時候第一次喝得酩酊大醉?又是什么時候第一次想要痛哭流淚?對他而言,這兩個第一次,都發生在那一天。

  再次開學后,高考倒計時已被高高掛起。她不再回家,而是住在學校的單身公寓,陪著他們這幫孩子共同進退。他的成績突飛猛進,有一天她把他叫到辦公室,驚喜地告訴他,說年級主任在尖子班給他留了一個名額。

  他拒絕了,直白地表示不屑。她注意到他疲倦的神態,還關切地讓他勞逸結合,注意休息。他好想告訴她,這疲倦,并不是因為學習壓力呀。

  不管他的心歷經了怎樣的沉沉浮浮,高考儼然越來越逼近了。她的頭發變長,被扎成一個清爽的馬尾,和班上那些努力讀書的女生一樣。每天放學后她的辦公室都人滿為患,擠滿了問問題的學生。他怕太晚了食堂會關門,便早早買好飯,趁人多時偷偷放在她辦公室的窗臺上。

  南方的夏季濕熱漫長,她某次上課時無意透露公寓靠近小樹林,學校小店的蚊香大概是盜版,害她天天造福蚊子。他偷偷記住。當天他就逃課打車去附近最大的超市選了十幾種不同的驅蚊產品,裝滿一整個箱子,趁午休時間放在她的宿舍外面。

  第二天她在班上說,不知道是哪位同學這么關心老師,送了這么多蚊香,這下用到明年也用不完了。

  他緊張地握了握拳頭,看著講臺上笑瞇瞇的她,既希望她猜出是他,又希望她永遠不知道。

  這種隱秘、曲折、青澀、矛盾的少年情懷,在他這一生中,只有這一次,所以才彌足珍貴,所以才難以忘懷。這些,都是他后來才懂得的。

  那么,后來的后來呢?

  再沒有后來了,他走進高考考場,他被名校錄取,他離開城市去了遙遠的遠方。他戀愛,畢業,工作,創業,結婚,有了小孩。他在這混濁人世清醒地活,平凡地幸福,認真地向上。

  高三那年的暑假,她在舉辦婚禮的前一個月意外去世。他去了她的靈堂,黑白照上的她仍舊素凈淡雅,那時她28歲。從此以后的每一天,無論他是18歲,28歲,38歲,還是48歲,她都將永遠28歲。

  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他28歲那年想起她的時候,心想,原來“十年生死兩茫茫”,說的是這個意思呀。

  騎士趕來了,公主卻不見了。他的青春在那一天終結,他將永遠懷念她。

排列三开奖官网 七星彩规律性初探 辽宁快乐12任选8 半全场单关什么意思 北京pk10免费全天计划 以太坊eth挖矿教程 怎么做网上棋牌室 水果派对2怎么大奖 江苏快3开奖结果 pk10牛牛技巧 四川时时彩在线 竞彩篮球大小分变化 北京赛车pk拾交流qq群 以太坊交易信息 皇冠体育中心 斗牛犬怎么训练 那里有双色球合买